陌上无双君子久烨

这里是一只自认为文手却沉迷于彩墨摸鱼摄影的橘子,坐标龙城柳州,欢迎仙剑同好勾搭QWQ

【仙剑三|红葵中心向|游戏向|微双葵向】“生于烈焰,灭于烈焰;生于虚无,终为虚无”

ooc有,意识流有。

应该算是无CP……?隐双葵向。

是仙三完美结局的续,讲我很喜欢的红葵的故事。

如果可以的话……请往下吧www






  当我像往常一样飘飘悠悠地在街上晃荡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止住了我前行的步伐……不对我不能正常迈步。

“小姑娘,来算个命吗?”

我愣了一下,回头。说话的是个蹲在街边的老道士,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青蓝色道袍,旁边插着个“铁口神算”的破旗子,笑眯眯地朝我招手。

我这辈子都没算过命,更不用说被算命先生招呼这件事了。不仅是因为不关心,更多的还是因为……我其实已经无法被算命了。

是的,我不是人。

而且自我诞生以来,我的命就是保护我的小公主,仅此而已。

但此刻我却有了点兴趣,为了这个可以看得见我,明白我到底是什么,却依旧叫我算命的老道士——是为了赚钱连命都不顾了吗?

“老道士,”我飘回他面前蹲下,“你知道我是什么吧?”

那个老道士眯着眼看了我一下,摆了摆手:“知道啊,这不是没饭吃了嘛,才随便找个东西来算算。小姑娘你不就是个鬼嘛,有什么可怕的。像你这样的红衣女鬼贫道以前一个人能打一伙。”

我强忍住召唤出九转修罗刃给他来个雷动九天的冲动:“牛鼻子,我可是不会给你钱的。”

老道士耸了耸肩:“谁管你给不给钱,贫道是要用你打出招牌,让这条街上的都知道贫道连鬼的命都能算,是有真本事的,懂?”

我还是想给他来个雷动九天怎么办?

老道士低头拿出家当,沉眉敛眸抿唇,表情居然开始变得有些凝重。他先是拿铜钱拨弄了两下,又开始数指节,然后又……总之花样可多。在我等到不耐烦,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生于烈焰,灭于烈焰;生于虚无,终为虚无。”他先是低头喃喃,音量刚好控制在我能听得到的范围内,随即抬头,“怎么样,小姑娘,我算得还算准吧?”

我低头,好像有风拂过我的发丝。

“很准……啊。”

 

我确实是生于烈焰,生于春秋时姜国王宫铸剑炉的烈焰中。

那是小公主跳下剑炉的时候,灼热的火舌舔舐着她的衣角,热浪翻滚,她的蓝发被热量熏得焦黑,她的蓝眸被火焰映得绯红,她的蓝裙被鲜血染得殷红。

于是便有了我。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些问题我并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总会被不长眼的小鬼打断。于是我握紧了手中的长镰,重新开始魔剑中的生存之旅。

我不忍心让小公主受哪怕一点的损伤,恶事便都由我来做吧。

这样想着,我努力吸收着魔剑中的戾气,努力杀死每一个想要欺负小公主的鬼魂,越成长越强大。

若我杀死的是人类,我座下少说也有千百万具白骨,堆积成王座。

——生于烈焰,生而血河。

 

我也确实是灭于烈焰,灭于古姜国剑冢铸剑炉的烈焰中。

那是小公主的选择,千年以后,她再次为了她心爱的哥哥投身剑炉。已经是灵魂的我们都不会再感觉到痛,只是在消散。

在消散。

我是为了保护小公主而生的,最后却还是没能保护她。

我承认,我无法理解她对景天的感情;但同时我也承认,我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哪怕是为了救哥哥,让我——当然,也是让她自己——再次投身剑炉。

我们是一体,我无法做出牺牲自己保全她的选择,只好尊重她的选择,陪她一起沉沦于火海,消亡于烈焰。

  值得吗?

  发丝被上涌的热浪卷着向上的那一刻,我想这样问她,却终究没有问出口。

  ——灭于烈焰,灭而深情。

 

  我也确实是生于虚无,生于魔尊在六界之外开辟出的新仙剑的虚无中。

  那是景天赢了魔尊,于是作为“奖励”,我和小公主的魂魄被他从虚无中召回。

  我不知道鬼死后会变成什么,我也不知道那样的虚无是什么。我只知道,我是回来了,但我不应该回来。

  该回来的是小公主,不是我。我在这里没有丝毫用处——她已经找到了哥哥,还留在有哥哥保护的她身边的我,算什么呢?

  她已经有人保护,我再也无法为她做也什么了。再说了,唐雪见那女人针对的是我,不是她,她会好好的,像她所希望的那样,像个普通人类那样。

  而我这个什么都不算的家伙,只是她融入普通人生活路上的一点累赘。

  于是很快,我离开了新安当,四处游荡。

  对我来说这并不算什么,毕竟我不是人类——那魔尊不知道搞些什么,竟未想起给我一副人类的躯体。

  我就这样飘呀走呀,不知道要去哪。

  ——生于虚无,生而无从。

 

  我也确实是虚无。

  我看着枝头落下的叶子径直穿过我有些虚幻的身体,这样想。


【仙剑一|李逍遥中心向|遥all|游戏向】青衣

乱七八糟的回忆体,完全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小标题前三个是仙剑主题诗词,倒数两个取自just周存《蒲公英之路》(强推这首歌!!!以及B站有一个拿这个当BGM做的逍遥哥哥中心手书《我愿前行》那个超好看的!!!)最后一段的是李逍遥主题同人歌《无双》的歌词

好啦可以的话就下滑吧www





他最近越来越喜欢喝酒。

醉眼朦胧间,似乎还能看见那个蓝衣的少女朝他浅浅的笑,看见那个紫衣的女子雪中执伞回眸,看见那个红发的女孩向他跑来,带起一串笑声如银铃……

  还能看见,那个青衣的少年叼着草,笑得痞里痞气没心没肺。

  那时的他还年轻,黑发高高束起,剑眉星目,三尺青锋在手,舞得剑花缭乱。

  那时的她们都还在。

 

【仙灵岛上别洞天 池中孤莲伴月眠】

  他一直记得那个少女啊,在仙灵岛漫天桃花中,清波菡萏间,朝着他笑。

  她就像那莲花啊,素净的,温婉的,眼眸中仿佛尽是浩渺水波,盛满一目柔光。

  可是,后来呢?

  也许是不愿想起,但其实从不曾忘记。

  她还是笑得柔柔的,一双杏眼中却多了坚定和凌冽。天蛇杖在手,她红披风如血,遮住了往日如水的蓝衣。她义无反顾地冲向肆虐的魔兽,黑发和披风一起飘扬,飘扬得他有些恍惚。

眼前的殷红是披风还是血?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后来残阳满天,天蛇杖在余辉中缓缓下落,却再不见她的影子。

圣灵披风挂在他房间的墙上,他不想把它交给忆如或是小蛮,是自欺欺人的妄图保护她们,也是他怀念她的私心。

他说的“要保护她”,终是没有兑现。

 

【红颜如月有圆缺 君名逍遥莫悲切】

  和她的相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意外。那时她一袭紫衣贵气尽显,凤眸上挑,眉眼凌厉,横剑直指,像蔷薇,带刺。

一个是世家大小姐,一个是山野穷小子。

  那时他们谁都看谁不顺眼,谁知道后来命运纠缠如此。

  他也想过,如果他们没有认识,那她是不是就不会死?是不是就能在苏州当她的大小姐,安乐一生?

  在锁妖塔的血池,她推开他自己却消失在巨石下,漫天的血色里,他再也找不到那一袭紫衣,找不到那一轮月亮。

  所以,在雪地里再见到那一抹熟悉的紫色时,他是不敢相信的。

  这是梦吗?是幻觉吗?还是……

  不管是什么,都请留得久一些吧!

  他屏住了呼吸,生怕惊醒后她又消失。直到她回眸,他才相信,原来这不是梦啊。

  虽然到最后,这也不过一场长一些的梦,她还是没能陪他白头。

  他许诺过的陪她“吃到老玩到老”,终究还是个梦。

 

【落花有意结连理 伴月愿做一颗星】

  是他欠了她的,他一直都知道。

  不管是她一开始帮助自己这个素昧平生的汉人也好,还是后来一直等着自己也好,帮自己照顾忆如和小蛮也好。

  是他欠她的。

  他一直记得那个黄昏,夕阳的光辉洒在那个吹着笛子的少女发上,绕出一圈一圈光晕。笛音传开得很远,那场景很好看,但也很悲伤。

 

【谁叹白发送黑发 忆如终成忆】

  那是他的女儿啊……

  他站在墓碑前,看着碑上熟悉的名字,一时有些恍惚,仿佛那个女孩还在那里,叫他爹。

  她以前那把伞已经破了,他又照着原样给她做了一把一模一样的,不假手他人,只是自己一刀一刀地刻,像个最平凡的父亲,精心准备给女儿的礼物。

  一份再也送不到的礼物。

  闭上眼,好像还能看到她牙牙学语时的样子。

怎么时间过得那么快呢?

  怎么……她就走了呢?

 

【荣光并非我所愿 只恨无用思绪万千】

【我若前行沿这条路 便再无力 将那期待背负】

  蜀山掌门有什么好的?

  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自己就是那个小渔村里长大的少年,一生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也没经过什么大风浪,娶妻生子平凡一生。

  只是世事从不遂人愿,他的不平凡,大约从出生就注定了。

  纵使婶婶从不希望他蹈他父母的覆辙,但巴蜀大盗李寒空的血液毕竟流淌在他的血管里。

  传奇草草开篇,局中人自悲,却留了一世传说后人钦羡。

  时间匆匆而过,山高水更远,早已不是当初翩翩美少年。

  他说他一生欠了很多人,却自顾自的逍遥自在。他说他深陷儿女私情愧对苍生。他说他不过是个喝酒避世的糊涂虫。

其实不然呵,他身上,其实也背了太多太多。

  他背起了女娲一族一切宿命的痛苦,背起了蜀山仙剑派,更背起了天下苍生。

  他已经做的很好。

 

【我愿前行 永不会再踌躇】

  烈酒入喉。

  朦胧醉眼,却看得比谁都清楚。

  他看过正派的少年是怎样因种族之别被逼成魔君,于是他选择毫不犹豫地收下那个魔族少年做弟子。

  他看过魔族祸乱人界造成生灵涂炭,于是他选择毫不犹豫地举蜀山之力迎战。

  他护了天下人,却护不了身边人。

  “一贫”何意?不过言一贫如洗。

 

【如今独立蜀山巅 守这天地无边】

  青丝成雪。

  他已不是当初不知天地高的青衣逍遥客,却依旧是那个心怀赤诚的少年。


八百年前的百日誓师。
诺基亚的渣像素大概只能靠美图秀秀来拯救了……
还有种油画的感觉hhh

[凹凸安迷修中心]骑士精神

时间大概是打创世神时,刀子慎入

安哥中心向,安艾埃组队,含有微量安艾,雷慎,私心打个tag

ooc有,短,小学生文笔

君•起名废•久烨

  手中的双剑蒙满飞扬的尘土,失去了本应有的光彩,骑士单膝跪地,用左手中的流焱撑住地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右手的袖子在方才的战斗中被划破,破洞下的创口血流不止,沾得白衬衣上血迹斑斑,刺眼得紧。
  衬衣自然不复原先应有的洁白,沾染的不仅有血迹,还有其他不知何来的污痕,破口也自然不止右袖这一处,左手上的绷带更是已让人辨不出应有的色彩。
  额上被长划了一道疤痕,赤色蜿蜒而下,有一道流入了骑士碧色的眼眸。被眼中忽然进入的异物一刺,骑士下意识猛地一闭眼,又强忍着不适微微睁开,伸手揉揉眼睛,又揉得一手的殷红。
  『那边的战斗,还没结束吗……』
  骑士咬了牙,晃晃悠悠地起身。他紧抿着唇,面上不复从前温和的笑,而是沉默的坚毅。长剑挥舞破空,橙蓝两色的光刃纵使蒙尘也是一样的冷冽,挥向眼前的天使。天使拍打着双翼飞上天空,带着笑俯视着骑士,像是嘲讽。
  骑士皱眉,蹲身正欲跳起,忽觉双腿一软,跪倒在泥地里。骑士用长剑勉强支撑住身子,咬紧了牙关,仰头看着嘲笑着他的天使,碧色眼眸中满含不甘心。一道金芒从耳侧擦过,骑士下意识地一避,流光箭矢切割他的一缕棕发,正中空中天使的心脏。天使瞳孔猛地一缩,带着惊恐的表情从空中缓缓坠落。骑士诧异转头,红色长发的女孩正挥舞着手中的金色弓弩对他笑,满面的血污也掩不住那样明媚如火焰的笑容。
  骑士有些心疼地看向他本应好好守护的公主,公主却已又张弓拉箭瞄准下一个目标。那边,黑色头发的小王子张着右手的巨爪从背后迎向正警惕地盯着骑士的天使。
  半晌——这在战场上大约是一份奢侈,骑士收回了目光,垂下眼睑掩住碧色的眼眸,染血的嘴角却微微上扬,带起一个不合时宜的笑。
  『谢谢你们……艾比小姐,埃米先生。』
  随后扬起双剑,冲向对面越来越多的天使。
  那四位迎战创世神的参赛者还没有音讯,恶党和他的海盗团也不知战况如何,其他参赛者更是分散在战场的各个角落。骑士知道,在创世神被击杀以前,自己不可能等到援兵,只能撑下去,守护王子和公主,用自己的生命为最后的胜利奠基。
  说来也奇怪,那个时候,骑士大概就存了必死的念头了,但手中的双剑依旧攻势凌厉。
白色衬衫已经看不出原先的颜色了。骑士的意识有些涣散,他只知道,自己有责任,不能后退,不能倒下。这是属于骑士的荣耀。
  伤痕更多了。骑士满身都是血痕。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指似乎有些无力,最后一丝力气都被用在了
握紧长剑上。纵使如此,也能感觉得出双剑被握得有些松垮。
  痛觉已经变得有些麻木,满面的血色掩盖了骑士碧色的双瞳。眼前都是一片猩红的朦胧,让骑士无法准确分辨出敌人的位置。只是不断挥动有些僵硬的手臂,机械地劈刺砍杀。
  远处有个身影渐近。骑士有些费力地睁大双眼,那抹坐在粉色弯月上的身影很是熟悉。
周围敌人的攻势渐渐无力。一个一个的敌人自行倒下。
  『看来……成功了呢……』
像是最后一丝坚持被人抽走,骑士用尽余力扯出最后一点微笑,手指无力放开,双剑终于咣然坠地。双膝一软,他跪在遍地残肢血污之中,然后,缓缓倒下。
  熟悉的脚步声慌乱地朝着这边过来,红发的公主殿下收起了金色的弓箭,颤抖的声音有些凄厉地划破片刻没有刀剑相交声的寂静,带着哭腔叫着她的骑士的名字。
  『安迷修……!』
  声音仿佛从九霄云外以外传来,骑士已经没有力气睁眼,只能听见他的公主跪倒在他身边,哭泣着叫着他的名字。骑士很想抬手,帮她擦干泪水,但他已经没有这样做的力气了。
  『别哭啊……艾比小姐……』
  这是骑士的意识消散前在脑海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下一刻,他的意识归于黑暗。
  战事已经结束,但骑士再也不会睁眼。

我大八中的天是世界第一好看!

嗯,诺基亚大法好。

【安艾向】瞳色十条

第三者视角,渣文笔有,死凑字有,短小有
安艾only,性格都没有表现出来(瘫)
可以接受的话——
请看下去吧,多谢!(鞠躬)



1.世人都说红配绿不好看,可那句话之中并不包括他和她的眼眸。

2.仿佛无云青空晴明高远,其上一轮红日炎炎冉冉自地平线升起。

3.仿佛碧蓝湖水如镜无波,其间倒映岸边野花绯绯明艳摇曳风中。

4.仿佛如黛远山长天一色,其前庭中海棠绽成红云风中飘落纷纷。

5.你是否曾看见那片湖蓝,漾开在他眼际似乎盈满快溢出的温柔。

6.你是否曾看见那抹火红,明媚在她眸间仿佛跃动火焰般的爱意。

7.按照生物书上白纸黑字,虹膜颜色大多遗传自父母除非异色症。

8.我也曾见过各色的眼眸,有的晕开一起就会互相排斥互有敌意。

9.只是从未见过如此二人,用彼此的情意作水溶了本不相配的色。

10.祈愿他们眸间倒映彼此,一生相伴相携直到双眼失色甚至紧闭。

新买的水溶到了,用自习课时间偷偷摸的一个垃圾练手。
是小葵,她真可爱。
我大概是个只会画大头的废人了咳咳咳。
话说……iOS的LOF怎么一次发几张图啊…… 希望不要掉粉,相信我我还是个文手(不你根本没什么粉)

[凹凸bg向]关于吐槽对方的中二病

短小,文笔渣,ooc,慎入
现pa对话向
内含安艾 雷凯 卡柠 丹秋
我流天然黑柠 大小姐凯,慎

安艾的场合

-『什么鬼?「最后的骑士」?这自称太奇怪了好吗!恶心帅你自己说说,你又没有马算什么骑士?还有给姐放下你的笔!它们才没有「凝晶流焱」这种诡异的名字!(炸毛)』

-『艾比小姐并不是中二病。因为她在空气中拉弓搭箭的时候,丘比特之箭确实射中了我的心。她手中确实有天使的箭矢,因为她就是天使。(正色)』

雷凯的场合

-『雷狮本小姐知道你家里有远洋货轮但你也别自称海盗好吗!还拉上卡米尔一起弄个什么鬼「雷狮海盗团」?你有本事组海盗团你有本事抢商船啊!这个暂且不说,叫你修个电视机你拿起那锤子就在空中挥还说那是雷神之锤?你当你托尔啊!』

-『凯莉啊你确实很可爱没错,但能不能别每次一出场就「世界第一珍宝的凯莉小姐」了,那么长的自称本大爷都替你觉得急。还有别试图跟你那个包包说话了,它再贵容积也没大到能把你装下去的地步。(抚额)』

卡柠的场合

-『卡米尔没什么中二的啊~只不过是和他大哥一起组了个所谓的海盗团,还从来不出海去抢商船,只是一天喝酒撸串而已,真的没什么的啊。(笑)』

-『那个……安莉洁,根据最基础的物理凝固条件来看,那杯水……是不会结成冰的。你还是谨慎一点……唉,我就知道。(叹气)』

丹秋的场合

-『别人一惹你生气你就用手指别人虽然很没礼貌但还不是不能接受……但你别加类似于「代行神旨」这些中二台词啊!还有自称「大天使长」什么的,我翻遍了圣经也没找着哪个叫丹尼尔的天使啊!别跟我讲什么「隐藏的大天使」我!不!接!受!』

-『秋,在吐槽我之前,你可以先改掉你那「我一矢量XX就XXXX」的口头禅吗……(无奈)』

一个仙三黑道pa的脑洞设定

有部分仙四人物出没
涉及cp有蓬夕,景雪,阳葵,楼红,卿萱,苍楹,溪风水碧,占tag致歉
对吃月歌阳葵的朋友也致个歉,在下真的想不到其它cp名了……
以上。

飞蓬是某黑道组织的二把手,夕瑶是同组织医生,两人都是组织收养的孤儿,是情侣,希望逃离组织。
龙阳景天都是利用飞蓬基因复制出来的克隆人,本来是想全部复制为成年飞蓬的,但由于数据设置出现差错,导致克隆出来的是两个五岁孩子。
两人私下复制克隆人和计划叛逃的事情败露,被迫提前计划进行逃亡,途中飞蓬为救夕瑶中弹身亡,夕瑶把一个五岁孩子放到孤儿院,另一个则托付给另组织的故交。
双葵是双胞姊妹,比阳、景二人小三岁,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和同院的龙阳关系很好,并以兄妹相称(为了易于分辨,三人名字分别设定为龙阳,龙葵,龙红,蓝葵昵称小葵,红葵昵称红/小红)
景天养父是著名的古董贩子,同时也负责协助黑帮走私和出手赃物,和盗墓贼韩北旷,黑道大佬唐[诶等等我不记得雪见她爷爷叫什么了]都是合作关系。景天和韩菱纱,唐雪见是青梅青梅竹马的关系。
唐家主要是做军火走私生意,也倒卖古董。
菱纱和双葵同岁,雪见比她们大一岁。
花楹是唐家制作的改造人,百毒不侵,也不怕墓中瘴气。
苍萤是唐家所属组织的下层小弟,是被收养的孤儿,起初不知道花楹改造人的身份,一直喜欢花楹。
重楼是另组织的一把手之一,和飞蓬是好友,仰慕同组织的紫萱。
紫萱和徐长卿是恋人,一次合作任务中两人出了差错导致任务失败,组织差点暴露。紫萱为了保护徐长卿把错误全部揽到自己身上,领罚身亡,从此重楼对徐长卿没有好感,此时又听闻飞蓬死讯,心情沉闷,酗酒度日。
后来领取任务,教导龙家兄妹,却发现龙阳和飞蓬长相一样,怀疑他是蓬夕二人造出来的克隆人。
重楼和红葵(龙红)斗嘴间日久生情。
蓝葵(龙葵)曾在某一天出去时把景天认成龙阳,唐雪见一脸懵逼各种吃醋。
重楼听闻夕瑶被其组织发现并枪杀后很生气。
因为各种原因重楼想要金盆洗手,被组织内其它一把手否决后和龙阳准备叛逃,双葵被派去追捕,结果他俩吧双葵一起拐走了。
溪风是重楼的心腹,早先喜欢上了任务对象水碧,拒绝完成任务,被组织其他人将两人一起杀死,这也是重楼叛逃的导火索之一。

有其他的再补吧……想取用的自取并求艾特(不没人)

[仙剑][楼红紫纱]『走吧。』

黑道pa,一方叛逃设定
两个片段,先紫纱再楼红,楼红篇含一句话阳葵,雷慎
ooc有,渣文笔有
女方视角

【紫纱】
『呼……呼……』
不知已经跑出了多远,我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只能停下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
……脚步声!
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直起身子抽出枪隐在墙后。
只是看清来人后,这些准备一下子白费了。
『小紫英——!』
(中途打斗不会写省略)
那张熟悉的脸在我面前放大,他紧抿着嘴唇,拿着枪的右手把我的左手按在墙上,枪柄坚硬的触感咯着我的手心。另一只手则抓紧了我右手的手腕,掐着我的血管让我使不上力。
看上去似乎很像壁咚。
我忍不住笑出声,随即又抿了嘴角。
这下子是死定了。
我闭上眼睛,静待即将到来的死亡。
我感觉到我的右手被举起。
回忆走马灯一般在我面前闪过。
我听见枪声响起,划破夜晚本应有的寂静。
我紧闭了眼睛,没有感受到意料之中的痛感,却是觉得那股抓住我手的力在渐渐消失。
『……?』
我带着疑惑慢慢睁开眼,却看见眼前的男子向我倒下,鬓角汨汨的赤色染湿了我的肩。
『菱纱,快走吧。』
这是他掠过我耳畔的时候对我说的话,一如既往的平淡语调。
也是最后一句话。


【楼红】
『唉……』
我叹了口气,把玩着手中的两把手枪,独自走在黑夜的厂房中。
也不知道上面是抽什么风,叫我来抓重楼那红毛回去。
谁给他们我能打过重楼的信心的?
还是想着我们曾经是恋人?
嘴角挑起一丝讽刺的笑意,我漫无目的地在厂房中搜寻,敷衍似的慢慢走着。
『乓——』
一声巨响惊起了回忆中的我,我拿好枪,做出防御的姿势。
『谁——?』
『我。』
重楼那一头显眼的红毛在黑暗中显现。
『原来是我们的魔尊大人啊~』
我笑意盈盈地拖长了语调向他走去,手中却握紧了我的cz75。
『哼。』
他冷哼一声。
我们都在等待机会。
在这要紧的生死关头,我的思绪却好死不死飞到了以前我们俩还是恋人的时候。
枪响炸破了我的追忆似水年华时间,我心下一凛,看着子弹飞到眼前却无处可躲,心中暗骂自己不该无故走神。
一切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
子弹擦过我的耳际,打下我的发饰,连带着切割下几缕黑色的发丝。
重楼走上去来,一脚把它踩得稀碎。
在那之前,我看到了机械表面的反光。
『迷你摄像头?』
我抬眼问身边的重楼。
『还有定位系统。』
他盯了地下那堆碎片片刻,一下子拉起我。
『走。』
『我就这样跟你走了,那小葵呢?』
我甩开他的手,抬头与他对视。
『你以为龙阳那小子不会想办法?』
他抱着手冷哼一声,又问我。
『你到底走不走?』
『当然,魔尊大人~』
我嬉皮笑脸地掠过他,向前走去。
厂房出口的人估计已经被龙阳解决了,小葵在门口探头探脑地招呼我。
她身后,是渐渐亮起的天光。